偶然相遇

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執手江湖偶然相遇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上官逸怔怔出神時,全然沒有注意到錦離的動作,也沒注意到錦離見他沒有反應,轉過頭在看他,看他神游天外,眼神空洞,輕輕的一笑,轉回了頭也收回了自己指向道路另一邊的手指。www.dragonb.net

  紅龍走的好像很慢,就好像過了一個世紀一樣才從他們面前走過,但這只是錯覺罷了,雖然九條龍因為要保證同時抵達終點,起點的位置不同導致路程不同,但是時間要相同,所以速度其實不太一樣,但是最快的也不比最慢的要快多少。

  當龍尾離開的時候,錦離輕輕的松開了上官逸的手,而上官逸還未緩過神來,依舊沉浸在那個世界里,他在思考原因。一切事物皆有其因,氣運顯化也是如此,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看見那種景象,自己也不是什么大氣運之人,若這個世界是一本的話,自己肯定也不是主角,沒有主角會混的這么慘吧?相對而言,傅長安才像是那個主角。東海的五爪金龍是想招攬自己,所以它現身了,離都的泉眼大概是想自己救它吧?只是它沒有對自己伸出橄欖枝,自己也不會接下來,至于中甄的麒麟……那記冰冷的眼神很讓人介意啊,它不喜歡自己,甚至是把自己當做了敵人,可是,為什么呢?

  這個問題很讓上官逸感覺困惑,卻百思不得其解,直到被人擾了心神才清醒過來,只是當他凝眸仔細觀察周圍的時候,只一眼就看見了面前的一男一女,或者更準確的說是兩位女子,其中一位是女扮男裝的。

  這兩位是誰呢?

  其實就是錦離之前想跟上官逸說的那個,他在紅龍過來時很極限的看見的熟人兒:男扮女裝的傅長安和依舊輕紗遮面的公孫幻夜。兩人并肩站著,cp感簡直不要太足,不管是身高,氣質,容貌還是默契感,這是上官逸第一次看見傅長安男裝,颯爽的江湖劍客打扮,青絲挽起藏于帽中,冰冷疏離的眼神貫徹了整個人的風格,散發出來的強大氣場讓人很難靠近,像一塊北寒深處亙古不化的寒冰。他身旁的公孫幻夜就不同了,雖然也是同樣的高貴不可靠近,不可褻瀆,但是給人的感覺卻是溫柔若水般,就像是仰慕的女神一樣不愿去觸摸,并沒有這么強烈的距離感。

  “你們到底讓不讓路?還講不講理了,天都快黑了還在這拄著攔路,你們吃飽了沒事干別耽擱別人好不好?大伙給評評理。”那個打擾上官逸心神的趕車的男子見這四個人還沒有動彈的意思,又是大聲的抱怨道。

  原來,上官逸和錦離并肩站著,前面不遠是并肩站著的傅長安和公孫幻夜,只不過傅長安和公孫幻夜跟上官逸,錦離打招呼,上官逸微微抬頭,似乎很高傲的視而不見(其實是在看天空),也不吭聲,雖然錦離有心解釋,但是當著這么多人尤其是公孫幻夜這個七竅玲瓏的女子的面,有些事不能隨便說,所以就僵住了。

  傅長安也是倔,上官逸不給回應,她也不動,公孫幻夜和錦離自然得順著這兩位的意思,所以四人就站在大街上大眼瞪小眼(至少在外人看來是這樣),他們這一站,普通行人還好說,趕馬車的人就沒法過了,而且這四位身上的衣服,配飾什么的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看出來價值不菲,恐怕是碰不得的,被碰出個好歹還不知道會惹出什么禍端來,所以只能等,但這等也是有限度的,誰還沒個急事了?所以就有了現在這一幕的情況,尤其是有人漸漸的認出上官逸的身份后,就更亂了。

  “抱歉了,看舞龍游街一時有所感悟,出了神沒注意到,誤了你的功夫真是不好意思。”上官逸微微欠身說了句抱歉,拉住錦離的手腕往后面靠了靠,只是對面的傅長安似乎還是沒有動的意思,好在公孫幻夜拉著她往后移了幾步,空出足以讓馬車通過的地方。

  上官逸的態度顯然是大部分人都沒想到的,有的人,也許你沒見過,但是只要微微說出幾個關鍵詞你就能想到這個人,因為他名聲大。現在的上官逸毫無疑問就是這樣的人,官職在身:離都的大捕快,一代天驕:不久前的一戰又一戰,單槍匹馬揪出血魔教傳人并將其擊殺,還離都一個太平,加上平日里巡邏時的種種事跡,上官逸在百姓心里的印象分絕對是很高的,因為他沒有架子而且真心為民。

  上官逸絕對算得上離都里那百分之二十的上流人士里面的百分之二十了,到哪都是座上賓,今天卻因為擋了一個馬車夫這種地位卑微的人的路而欠身道歉,而且還不是故意擋路,聽聽人家說的,那是有所感悟!沒怪罪別人誤他機緣就已經很和善了,居然還道歉。

  “李公子,小人也是有眼無珠,打擾您悟道實在是該死,還請您恕罪啊。”馬車夫哭喪著臉,江湖中人對這種事格外看重,沒想到自己今個這么倒霉,居然……

  “沒事沒事,你走吧,你打擾的剛好,我想也想不通,要不是你叫我,我還不知道這站多久呢,說起來還得謝謝你。”上官逸跟他客套了下,讓他離開了。

  “那個,剛剛長安跟你打招呼來著,我建議你一會兒主動點,態度好點,從小到大可沒有長安主動打招呼還不搭理,讓她站在那等這么久的人呢,回頭讓爺爺知道了,八成得出事。”錦離趁著馬車過路的時間湊到上官逸耳邊提點著,按幾人的關系來說,本不必如此,但是今日之事卻也不是那么簡單的,大庭廣眾之下,不管是有心無心,上官逸的確是給了傅長安難堪,這落的是傅家的顏面,確實也不能隨隨便便就算了。

  上官逸微微點頭,然后在馬車過完后上前幾步對傅長安說道:“兩位也是出來玩的嗎?在這里碰見倒是巧了,剛剛是想事情太著迷,就沒注意到你們,不周之處還請擔待下。”說話的語氣和態度都很誠懇。

  “嗯,沒事,你們兩個也是來玩的吧?早知道的話,可以一起。”傅長安擺擺手,示意這件事揭過去了,她其實也看出了上官逸的狀態有些不對勁,他可不是那種會隨便給別人臉色看的人,而且還是這般的小孩子氣的方式。

  “一起的話,倒是不必了,我們剛好看完九條龍游街,今個兒應該就到這了,該回去了。”上官逸說著話,看了看天色,再用眼神征詢了下錦離的意見,如是說道。

  “這樣啊,我們倒還有幾條沒看,看樣子只能等明天了,怎么樣,要一起嗎?順便收集些九色龍石。”公孫幻夜接過話茬,很是友善的說道。她其實對眼前的兩個男子都挺有興趣的,只不過這兩位似乎都不太對她有興趣的說。

  “我就不了吧,我明天應該會呆在家里繼續看書,若是看的煩了,說不定會到街上走走,錦離呢?”上官逸婉拒了公孫幻夜,表情詢問錦離的意見。

  “我也差不多,還有的要忙呢,今天也是忙中偷閑過來的,就不打擾你們雅興了。”錦離也搖搖頭,并未答應美女的邀約。

  “那就到時一起看看舞龍游街的落幕表演吧,這個總歸是有時間的吧?”傅長安淡淡的開口,她的邀請讓人無法拒絕,因為舞龍游街不努力參與也可以理解,但是落幕表演再不看就有點說不過去了,差不多就是全民盛會的規模,不去的人是很奇怪的。但是既然要去,我又開口邀請了你,你還拒絕的話,沒有合適的理由那就是看不起傅長安了,而看不起她的結果……

  “好,到時不見不散。”上官逸點點頭,和她們倆分開了,他要和錦離一起去吃個飯然后送錦離回傅家別院。

  這一番折騰下來,等上官逸回家的時候就已經很晚了,明月高懸倒也不覺得黑,只是上官逸總覺得自己好像被人跟著似的,但他又不敢去探究,實在是不敢,誰讓他不是那個跟血魔教傳人一戰前狀態極佳的上官逸?現在的他和普通人的區別就是五感敏銳些,反應快些,真正打起架來,也不比普通人強多少,若是真有人跟著自己,要對自己不利的話,只怕是要出事。

  但假裝不知也不是個法子啊,如果真的是魔道的人,他們真要動手時可不會顧忌這么多。怎么辦?怎么辦?

  上官逸表面上什么都沒發現,淡定的走著路,只是心里卻很慌,現在恐怕沒人能救他,一直以來的得力幫手(指傅長安)最近一直在被他得罪,就算是沒得罪,現在呼她也來不及了。

  “你怎么出門了?你這種狀況,這大晚上的走夜路可不好啊,赤衍他們在那邊玩,碰見也是緣分,要不要去看看?”上官逸正走著的時候,身旁的胡同口轉出來一個人,正是那天和赤衍一起觀戰的秦禹巖,雖然上官逸并不認識他,但是秦禹巖看起來就不像是壞人,再加上秦禹巖似乎也是察覺到什么才邀請上官逸去玩的,他那性子不適合與人這樣交往,打交道。

  “如此甚好,他們在玩什么?”上官逸自然穩穩的接住秦禹巖扔過來的臺階,抱著秦禹巖的大腿離開了這里,后面的人不敢再追,悄無聲息的離開了。

  秦禹巖這幫人可都是又強又狠的狼人,實力沒得挑,心性也果決,真要是被他們發現跟蹤上官逸,今天他們就得當一回棄子了,畢竟結果是要么他們死,要么他們暴露上級的人,怎么選大家都明白。

  “字謎,行酒令,下棋什么的,都在玩,為了九色龍石。”秦禹巖粗略的說了下,他不善言辭,說的不太清楚。

  “這樣啊,你們要九色龍石干什么?有什么中意的東西嗎?”上官逸有些來了興趣,赤衍,秦禹巖這些人的天資和能力都是很強的,他們都心動的東西會是什么?

  “嗯,有不少呢,這次好像能兌換到接受天守閣大閣老的指點,或者在天守閣里的一些地方修煉這種東西,還有些旁的珍貴東西,還是很不錯的,你沒有看上的嗎?”秦禹巖想了想,給了上官逸這樣一個回答。

  “還有這樣的服務呀?我都沒看見,有些可惜了,不過我暫時也不太需要這個,倒是你們要好好把握。”上官逸恍然大悟,雖然大閣老的指點對于他來說并不難得到,所以也不怎么珍貴,但是對于很多三重天的高手來說,這很珍貴,因為大閣老懂的東西很多,還是四重天的高手,能給予他們的未來道路一些指點,尤其是得不到四重天前輩指點的人就更得重視這次機會。

  “嗯,所以正在努力。”秦禹巖點頭,波瀾不驚,顯然有著自己的計劃和打算。

  “秦禹巖你小子怎么才來?嗯?李清天小子也來了?剛好剛好,快過來看看這字謎。”赤衍眼尖,老遠就看見了他們兩個,大聲的把他們叫過去,似乎是被一個字謎難住了。

  其實赤衍不擅長猜字謎,當然不是他腦子笨,而是他就是這種粗枝大葉的人,玩不來這種文雅游戲,所以難住他的字謎其實也沒多難,至少在上官逸看來是這樣,所以他便同秦禹巖一同掃蕩了這個賣字畫的鋪子,把他們能解答的字謎都解了,當然,這個所謂的能解答的,并不是現有的所有字謎,而是店家對每個人數量的限制,免得誰在一家瘋狂猜字謎刷龍石的數量,破壞公平。

  既然數量有限,為什么還說是掃蕩呢?

  答案也很簡單,字謎也是根據難度分等級的,上官逸既然答,那就要挑獎勵最豐厚的來答,反正交的錢都一樣,能賺多少龍石就賺多少,所以他干脆的掃蕩了最高難度的那些字謎,得到了小半兜的青龍石。

  “沒想到你還挺擅長這個。”秦禹巖有些驚訝,當然他驚訝的重點是“挺”。

  “還好還好,沒有我朋友那么厲害。”上官逸撓撓頭,取出一些青龍石放在自己報名時得到的錦囊里,然后把剩下的遞給了秦禹巖,說道:“剛剛的事情多謝了。”

  “客氣。”秦禹巖愣了下,也沒推辭,他剛好需要,而上官逸似乎不太需要。

  “剛剛的事情?”赤衍正抓耳撓腮的想著答案,既然有了彩頭,店家肯定拒絕別人幫忙回答,所以上官逸幫忙回答也是算上官逸的,他還得自己想,此刻聽見上官逸說的話似乎有隱情,倒是把字謎放一邊去了。

  “剛剛好像有人跟著李兄,意圖嘛,恐怕是不太好的,我剛好路過就幫襯了下,那人識趣,離開了,我怕有詐,沒敢追。”秦禹巖簡單的說明了情況。

  “穩點好,李兄最近出門可得小心些,最好跟信得過的朋友一起,莫要疏忽了。”赤衍點頭,他看似毛糙,其實也是心細之人,認真的叮囑道。

  “我曉得的,今天是意外。”上官逸點點頭表示自己清楚,赤衍是暗示他可能被盯上了,而上官逸對此很清楚,他和魔道一直關系不咋地,現在自己龍游淺灘,自是最好的下手機會,自然得小心。

執手江湖 http://www.zysdax.icu/html/book/68823/index.html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波克千炮捕鱼官方下载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 燕赵福利彩票排列7 彩票代玩兼职一单50 炒股配资开户 北京pk赛车7码计划规律 下期平码如何计算出来 山东11选5人工免费计划 陕西11选5开奖顺序 大发快三官网app 北京时时彩票官方网站 幸运飞艇官方走势 吉林新快三历史开奖结果 t星彩开奖七星彩开奖直播 湖南快乐十分中奖果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牛材网 快乐十分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