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章 禮輕情意重

上一章返回目錄返回書架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墨唐第一千零四十章 禮輕情意重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母后、長樂”李承乾看到兩個至親之人,不由露出一絲會心的微笑,相比于前世的長孫皇后早逝,李承乾變得乖張相比,此刻的李承乾更加成熟穩重。www.wanyuan.me

  然而當他看到墨頓的時候,卻是視若無睹,仿佛根本沒有看到墨頓一般。

  “太子殿下!”長樂公主私底下扯了墨頓幾下子下擺,墨頓這才不情愿的打招呼道。

  “原來是墨侯!”李承乾看了墨頓一眼,不由冷哼一聲。

  “太子哥哥!”

  長樂公主眼見二人又要杠了起來,連忙打著圓場道:“剛才太子哥哥沒來,母后剛剛允許京都快遞往皇城送包裹,后宮諸妃可是頗為歡喜。”

  “母后仁慈!”李承乾恭維道,外界往后宮遞送貨物本就承擔著風險,而長孫皇后卻依舊同意,而且此政策雖然為后宮諸妃所設,但是東宮也是獲益匪淺,太子諸妃的處境和后宮諸妃的相差無幾。

  “這一次墨頓做的不錯!本宮可是聽說,天下百姓對京都快遞稱贊聲一片!”長孫皇后看向墨頓慈祥道。

  對于京都快遞褒貶皆有,朝堂之中認為墨刊購物的貨物質量低劣,假貨泛濫,然而在普通百姓之間,墨刊購物卻是叫好聲一片,畢竟墨刊中的貨物才是他們所急需之物,而且也能夠承受得起。

  “母后過獎了,讓天下百姓受益本就是墨家應該做的,其實京都快遞和墨刊一樣,也分民用版和商用版!”墨頓謙虛道。

  “哦!還有如此之分?”長孫皇后好奇道。

  墨頓解釋道:“所謂商用版就是我們所說的墨刊購物,京都快遞可以替百姓和商戶運送貨物,而民用版則是替普通百姓寄件。”

  長孫皇后訝然道:“普通百姓也可以寄包裹!”

  墨頓點頭道:“然也,假如一位母親家在成都,而她的兒子在長安求學,每年的秋天,朝堂放授衣假的時候,學子千里迢迢回到家鄉,拿到了冬衣這才返回長安求學,單單路程就要走上半月有余,而如今有了京都快遞,這位母親只需做好冬衣,寫上自己兒子求學學舍地址,花上十文錢,就可以將冬衣安全的送到學子的手中。”

  “這的確是利民之舉!”長孫皇后點頭道,如此一來節省來來回的時間和路費,既省錢又可以讓學子騰出來更多的時間求學。

  “如果還有親戚朋友在外地,則可以逢年過節可以用京都快遞送禮物,如今年關將近,京都快遞已經開通了洛陽線,假以時日,京都快遞遍及整個大唐,哪怕是距離千里,京都快遞也使命必達。”墨頓朗聲道。

  “京都快遞遠赴千里,就為替人送一點點禮物,這未免太過于勞師動眾了吧!”李承乾搖頭不以為然道。

  “所謂千里送鵝毛,禮輕情意重!禮物是輕,然而其所代表的情義卻重千斤。”墨頓正色道。

  “千里送鵝毛,禮輕情意重!這是何典故!”長孫皇后眉頭一挑,不解問道。

  墨頓不由一愣,這才想起這個時代還沒有出現千里送鵝毛的典故,只好再一次搬出《墨子密著》。

  “《墨子密著》中還有一例典故,墨子名滿天下之時,有一個朋友從楚國千里迢迢來看望他,臨行時帶的禮物是家鄉的鵝,結果走到一半的時候,在一個湖邊歇息,結果一不小心,作為禮物的鵝卻掙脫了,跳進了湖里,墨子的朋友只來得及抓住幾根鵝毛。

  無奈之下,墨子的朋友只好將鵝毛收好,繼續趕路,見到墨子之后,朋友一臉慚愧的遞上鵝毛作為禮物。

  而墨子并沒有絲毫的嫌棄,反而十分感動道:“千里送鵝毛,禮輕情意重!”墨子并沒有因為禮物輕而生氣,反而更加重視和朋友的友情!”

  “墨子密著果然名不虛傳,發人深高官孫皇后感慨道,想當初她也有很多閨蜜,可惜自從嫁給李世民很少再聯絡了,特別是成為皇后之后,更是成為孤家寡人了。

  “那是因為墨子朋友親自前往,墨子更看重的乃是朋友親至,而不是看中禮物輕重,墨侯理解墨子密著莫非都是曲解。”李承乾諷刺道,以他的學識,自然能夠領會千里送鵝毛,禮輕情意重的內涵,而墨家子卻將其牽強附會到京都快遞上,一如他在朝堂上歪解鐵杵磨成針一樣,不被鐵杵磨成針的精神感動,反而認為當時的繡花針太貴了,如此經典的墨子密著到了墨家子手中簡直是暴殄天物。

  墨頓拱手道:“太子殿下高才,千里送鵝毛的本意的確如此,然而現實之中,朋友一旦遠赴外地,想要再見一面恐怕是千難萬難,又有多少人會不遠千里而來只為和朋友會晤一面,恐怕絕大多數就是永別,這份友情也漸漸消散了,有了京都快遞,朋友之間禮尚往來,我相信昔日的友誼定然再次重現。”

  “那京都快遞員送包裹的時候,是不是還裹上一封信上。既然禮物都送了,自然要寫一封信聯絡一下了。”李承乾陰陽怪氣的說道。

  長樂公主心中一咯噔,想來太子哥哥定然是責怪墨頓的京都快遞搶了驛站送信的業務,當下急忙道:“不是…………。”

  墨頓卻阻止長樂公主辯解道:“京都快遞不管信件還是包裹,都一視同仁,只要不是朝堂違禁之物,京都快遞都送,如此利民之事墨某可是親手送到太子殿下的手中,而太子又是怎么做的,如今京都快遞不過是覆蓋關內道而已,如果是驛站,恐怕是天下百姓皆可享受此福利。”

  “驛站乃是朝堂公器,公器私用乃是大忌,本宮當時并沒有做錯!”李承乾爭辯道。

  眼見二人又爭吵起來,原本準備化解二人矛盾的長樂公主急的團團轉,連忙向一旁的長孫皇后求助道:“母后,你看他們…………。”

  長孫皇后卻仿佛沒有絲毫的意外,對于爭吵的二人置之不理,看著焦急的長樂公主苦笑道:“你這個傻孩子,到現在還不懂么?”

  “啊!”長樂公主平靜的長孫皇后,再看看雖然爭吵的臉紅脖子粗的二人,但是神情怡然自如,哪里像是翻臉的二人,而且以她對二人的理解,可是從來沒有見過二人如此失去風度爭吵的樣子。

  “郵購雖然有公器私用之嫌,然而替天下百姓寄包裹,卻是利國利民之事,應當盡力為之。”最后長孫皇后一錘定音,結束了這次爭吵。

  李承乾只能無奈道:“孩兒謹遵母后之命。”

  墨頓露出一絲得意的神情道:“寄件可是微臣的主意,太子殿下曾說驛站同樣可以做有利天下之事,還請太子殿下莫要忘了承諾。”

  “哼!本宮不用你提醒!”李承乾悶哼一聲,拂袖而去。

  長樂公主看到這個局面,不知道該是欣慰還是痛恨,欣慰的是自己的丈夫和哥哥從未鬧翻,痛恨的是二人瞞的她好苦,讓她為之揪心了好多天。

墨唐 http://www.zysdax.icu/html/book/44538/index.html

(快捷鍵←)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波克千炮捕鱼官方下载 黑龙冮体彩11选5开结果 幸运28害了多少人 七星彩基本走势图带连 过宁十二选五开奖结果 股票k线图macd 股票指数的主要功能 浙江体彩十一选五一定牛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走势图手机版 安徽快3和值推荐 排列五走势图最近30期 002308股票分析 北京pk10软件聚富 排列5走势图带坐标连 14人百家乐桌子 广州配资公司 江西15选5走势